博客日记

一旦鉴定强制搬迁‧高风险区保留种树

一旦鉴定强制搬迁‧高风险区保留种树(吉隆坡)房地部副部长拿督刘会洲指出,当局一旦鉴定在山上的房屋属高风险区域后,将汇报给地方政府,再由地方政府强制居民搬迁,而该高风险的区域则保留为种植树木的地方。他说,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及公共工程部将共同设定国家山坡建筑大蓝图,并将根据研究报告结果,以鉴定在山坡上的房屋是否安全。刘会洲週早前往土崩现场巡视时说,房地部长拿督斯里黄家泉目前身在国外,因此他代表房地部巡视灾情。他指出,房地部及工程部在1993年高峰塔倒塌事件后,都设下高山及山坡区建筑指南。“这项指南限于新发展的房屋工程,凡被鉴定为高风险的地区,将由地方政度强制性搬迁,而低风险的地区则需加强安全措施。”重新研究全马地势他解释,根据天然、资源与环境部的指南显示,倾斜15度以下的地区属安全、15度致25度则需防範工作,而25度致35度则属不安全地区。他也表示,环境部将重新研究全马各地区的地势。他披露,拯救当局于週六(12月6日)派出300拯救人员到现场,今日(週日,12月7日)则派出160名人员;他续说,目前受困的92名灾黎已被拯救出来,而4具遗体也已寻获,惟拯救人员仍极力在废墟搜寻。根据当地居民指出,他于12月5日晚上11点已发现山泥倾泻,但拯救局局则于12月6日清晨4点左右才接获消息。灾黎返家救宠物许多灾黎在上週六事发后仓惶离开家园,只来得及携带重要物件,加上携老带幼,他们都无法兼顾宠物。不能长时间逗留他们在平复紧张情绪后,週日纷纷重返灾区,将饿了整天的宠物带出来。由于警方已经封锁灾区,避免不法之徒趁火打劫,因此,灾黎要重返家园都须出示身份证才能通行,而且不能长时间逗留。努丽娜(34岁)说,她的母亲一共5人住在武吉乌达玛,上週六已经疏散出来了。但是,他们没有将饲养的8只猫儿一并带离。家人担心猫儿没有东西吃,所以週日特别回来,将猫儿救出。搜救犬嗅出肉体味疑人或动物埋泥底雪州消防及拯救局主任索依曼扎西指出,根据当局週日中午派出搜救犬的搜寻结果发现,疑仍然有灾黎被埋在泥土底下。他说,搜救犬在土崩事件房屋遭土埋的3号及4号房屋现场,嗅到可疑肉体味道,因而怀疑有人或动物埋在底下,因此,拯救人员在现场进行挖掘。“我们不确定底下的到底是人还是动物,或是还有多少人困在下面。”他週日向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副部长拿督刘会洲汇报拯救行动最新发展时说,截至目前,消拯局仍怀疑有人埋在土崩现场,一切有待挖掘工作完成。路断下雨、地质不稳受困居民未疏散消拯局总监拿督韩沙表示,拯救队伍从上週六事发至今面对道路终断、不断下雨、蓄水往下流动及地质不稳定的问题,造成救灾行动受阻,也令数以千计受困山上的居民仍未能及时疏散。直升机派食物与水他说,目前通往公寓的道路已被土淹埋,当局週日上午9点派出多趟直升机将食物与食水,送到被困在山上的公寓居民,并将在铺建临时道路后疏散居民。他透露,週六共有350名消拯队队员参与拯救工作,週日只剩150人,并专注在灾区后期的清理工作。兄弟赴麦加朝圣叔叔漏夜飞马寻3侄儿父母去了麦加朝圣,留下3个孩子在家,一场土崩来袭后,在新加坡的叔叔得悉此事,想尽办法联络不上这3个侄女侄儿,立即购机票飞来吉隆坡,然后再赶到灾场找寻他们,他们在亲人的帮助下暂时住在酒店,叔侄4人在灾场欢喜聚首。百杜是在新加坡得悉淡江土崩事件意外,而灾场正是他侄女侄儿居住单位,他以电话无法联络上他们,令他非常担心和着急。他为了知道侄儿的安危,从新加坡赶到灾场,那时候已是上週六晚上9点。他告诉媒体,当他检查临时指挥中心名单,并没有看到侄儿侄女的名字,之后再转往救灾中心查探,也没有消息,后来在週日下午2点,分别8、12及19岁的侄儿侄女出现他眼前,才让他放下心头大石。他说,侄儿的父母不在吉隆坡,他先带他们回去新加坡,之后再与他们的父母联络。62户灾黎登记仅一户留宿中心截至週日早上,共有62户家庭在救灾中心登记,但是只有1户家庭留宿,另2户家庭是于週日早上才抵步。据知,大部份受影响的灾民在登记后,便到亲朋戚友的家借宿,不愿留在救灾中心。由于週一(12月8日)哈芝节,一些巫裔灾民有不少家属是从其他地方前去与他们相聚过节,岂料却发生严重的土崩。淡江土崩发生后,政府第一时间在附近的淡江国小设立救灾中心,以进行救援工作。救灾中心分为3部份,即医疗室、膳食处及休息室。一般上,直升机把受困灾民送到救灾中心后,在场的志愿工作者便会先把灾民送到医疗室进行简单的检查并在此处休息。情况严重的灾民则会有救伤车送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休息室则备有草席及床褥让留宿的灾民使用。医疗室及休息室皆以课室改造。5非政府组织援助膳食处则是学校的食堂,由红新月会的成员负责膳食部份。除了志愿工作者,现场也有不少公正党的党员在帮忙及志愿工作者在维持秩序。据知,共有5个非政府组织在中心提供援助。到救灾中心的灾民目前对于中心的情况及安排尚算满意。惟此处欠缺了一个提供资讯的询问处,让媒体工作者面对查证资料的困难。土崩堵住出口走山路半小时撤离在救灾中心留宿的是莫哈末法依斯一家六口,他们受访时披露,他们居住在武吉加也花园的排屋,仅距离事发地点1公里。虽然他们的屋子并没有受到影响,可是土崩却堵住了唯一的出口。他们说,土崩发生后,由于断水断电,他们只好步行了30分钟的山路,从另一个花园的出口搭车到救灾中心。他们是于上週六傍晚抵达救灾中心,对于救灾中心目前的情况他们尚觉得满意,只是蚊子略多。“那间屋子是自己买的,我们在那里住了10年,之前有打算卖,可是因为不够钱而拖延着,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屋价肯定跌了。”“发生这种事我们当然伤心,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样。现在只希望快点开路,我们可以拿车后可以暂时回到登嘉楼的家乡。”健康欠佳‧担心土崩‧母女被迫疏散週日早上刚抵达救灾中心的茜蒂罗哈娜表示,她居住的Oakleaf公寓并没有波及,可是由于健康状况不好,也担心再次发生土崩,她选择与7岁的女儿来到救灾中心。“公寓大部份居民都已离开,有一些因为是自己买的屋子,所以不愿离开。”她说,她与一名室友共租公寓的一个单位已有1年,女儿平时居住在沙亚南的母亲家,只有放假才和她同住,她的丈夫则在沙巴工作。“租住那里是因为我工作地点就在附近,现在会再考虑看是不是要继续住下去。”她表示将在休息一会后通知亲戚前往载她回到沙亚南母亲的住家,不会在救灾中心留宿。家无奶粉餵女儿妇女暂住亲戚家土崩发生地点后方有一栋公寓,但是无电兼无水,即时有水也经常会终断,一名巫裔妇女刚生下了一个女儿,而家里奶粉吃完了,灾场泥浆掩盖出入路口,令到她无法再住下去,决定暂住亲戚家。这名妇女诺哈拉(31岁)与孩子及女佣共5人,收拾家里的重要文件及一些衣物,她抱住出世38天的女婴,离开自己的家园,她形容这次土崩事件造成她心理压力很大,不但觉得家里不安全,也担心女婴没有奶粉吃。她指出,她住的公寓就在土崩后面,没有电供,水供时有时无,她不知道怎样住下去,唯有暂时投靠亲戚再作打算。2医队现场救援卫生部长拿督廖中莱指出,在土崩事件后,约有2500至3000名居住在高山区的居民无法出来,卫生部份别遣派两队晋紧急救护专才医疗人前往灾区现场及救灾中心,队中有专科医生为灾民治疗。他说,卫生部在土崩发生后,迅速派出两队紧急救护专才前往灾区现场及救灾中心,目前灾情受控制,并无爆发任何感染病。同样马华副总会长的廖中莱前往灾区巡视时指出,马华总会长拿督翁诗杰因有要事在国外,因此他仅代表马华巡视灾区及探望灾民,并表示卫生部非常注居民的健康水平。他称,卫生部已随时準备提供协助;在紧急时刻,将动用直升机载送患有重病的居民至中央医院救治。警阻安华中莱入灾区由于灾区仍然持续发生土崩,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及卫生部长拿督廖中莱欲进入灾区慰问,都被当局阻止。雪州总警长卡立指出,警方不允许他们进入灾区,是为安全起见,因为灾区仍在发生土崩。廖中莱只是在救灾中心巡视医疗设备。他也希望居民可以谅解,与警方合作,如果情况不严重的话,警方就会允许他们回到屋子收拾重要的财物。他说,如果居民有任何疑问,可以致电询问警方的行动室,03-41070055/03-41086321。‧2008.12.07